37 歲職涯成長與生涯發展的選擇之道

大家午安,我迪哥啦,要跟各位報告一件事,我今天會正式離開 ACCUPASS 活動通。下周一我會正式加入商業思維學院,擔任學院的營運長。

從 31–37 歲,6 年的時間,小學都畢業了,我想我也該從 ACCUPASS 畢業了。有些朋友比較早知道這個消息,都問我說「怎麼了?這麼突然?」

有些比較熟的好朋友會以為有什麼辛辣的派系鬥爭,或是甄環傳似的宮鬥劇情。但不好意思讓大家失望了,我的離開,沒有官方說法,我的想法都在這篇文章裡了。

對於 ACCUPASS,我的心中除了感謝還是感謝。公司每個月都按時付我薪水,讓我養家活口。公司不斷遭遇困難挑戰,讓我持續地努力學習成長。公司給我充份的空間舞台,讓我盡情揮灑嶄露頭角。公司有著一群好同事,多年來就像家人一樣彼此扶持。

最感謝的還是 John ,真的教會我很多事情,從一個小 PM ,到今天的營運副總,一路上他真的不藏私的教我太多太多也給了我完全的信任和授權,真的非常的感謝。

公司這麼好為什麼我還是要離開呢?
正如同一場旅程再精彩,也終究會有劃下句點的時刻,做出這麼艱難的決策,我自己反思的是以下這件事

今年 37 歲 ,40 歲時我想成為什麼樣的存在?

這些年,我的體力下滑的很明顯,酒量更是退步的非常多,雖然少喝點酒省錢又健康,但生理機能的退化,其實我自己是很有感的,這對我而言是有些擔憂的,如果又退化的更多,我該怎麼辦呢?

回首看了在 ACCUPASS 我的職涯歷程,大家可以看「職涯成長飛輪的三大軸心」這張圖會比較清楚,一直以來,我累積的專業能力是這三項:

產品策略、平台運營、商業開發

職涯成長飛輪的三大軸心:產品策略、平台運營、商業開發、產品藍圖、商業模式、內部創業、商業簡報、領導力
職涯成長飛輪的三大軸心:產品策略、平台運營、商業開發、產品藍圖、商業模式、內部創業、商業簡報、領導力

因為平台的多元性,我累積了很多不同的人脈,有廠商、客戶、合作夥伴,透過活動這件事,我也結交了非常多的好朋友。

另外很幸運的是在做平台的過程, B2C、 B2B、B2B2C 等三種模式都有實際的執行經驗,必須說最難做的其實是 B2C 模式的產品,一方面是因為 C 端量體大,競爭者多。另一方面用戶輪廓多元,特質分散,很難找出代表性用戶。但困難的事,往往也都特別有趣。

不過想著想著,我察覺到一件事,這 6 年我都非常專注在活動產業上,專注有時是好事,但有時可能不是。

記得有跟一個前輩聊過,他跟我說:
「你在活動產業中,不論是換去別間公司,或是上下游的客戶跟廠商,你應該都可以做的還不錯,因為你太熟悉這個產業了,只是這樣並不會改變別人對你的評價。

之後的職涯,我建議你應該換一個維度完全不同的產業,甚至在裡面做你相對不熟悉的事,如果你也能做的很出色,那你就能證明自己真的是個不受限於產業或公司的人才了。」

透過和他的對話,我心中好像有個模糊的答案了

40歲前,我想在不同維度的產業也做到很出色

朋友都會問我說,你都累積了這麼久,都做到副總了,這時候放棄不會很可惜嗎?我個人是覺得還好,我一直都比較信奉「權力不是職位賦予的,而是能力爭取的」。

當然不諱言的,在公司有職位時,工作上會方便很多,但我覺得那還是一時的,不會是長久的,今天因為你名片上的頭銜而建立的關係,不論是對內還對外,在拿掉名片後,就真的不會再有任何關係了。

要想有指數型的成長,我認為在原公司熟悉的職位上,是比較難的,我更需要的是外驅力、新環境、新挑戰,透過跨到新維度帶給自己全新的成長動能。

但在思考成長前,我還是想探索自己一下,我在做什麼事情時,會最開心,最有成就感,在最近幾年,我覺得是以下兩件事:

  1. 輸出個人知識
    不論是寫作、演講、提案、做簡報,我一方面很享受面對難題找出答案的過程,我另一方面也很喜歡把這個過程的知識點結構化後,再輸出給別人的這段消化。
    甚至是可以把這個輸出的產物,變得更好理解,更具傳播效力,也都是我很喜歡做的事。

不過上述這兩點,其實是很衝突和互斥的兩件事。站上台去演講、簡報時,我的重點會放在「告訴別人,我很厲害!」,可是在帶人時,重點其實是「讓對方理解,跟著我這樣做,他就會變厲害。」

那有沒有可能,把這兩件事融合成一件事?我覺得那一件事可能會是「運用輸出知識的能力來幫助人成長」,重點不是讓他覺得我很厲害,而是讓他「相信並看到,他自己,真的變厲害了!」

上述這件事,聽起來應該是教育沒錯,不過我覺得 K-12 離我有點太遠,我對這塊的理解其實是非常不足的。我一直以來在做的應該都是成人商學教育這段,所以我看到了比較明確的方向了。

40歲時,我想做的是教育這門好生意

為什麼我用「生意」這兩個字,因為一個事業要成長,肯定會需要資本的力量。如果我做的是商學教育的事業,卻賺不了錢,那我到底憑什麼去教別人這件事呢?

聽到這,很多人以為我要去做講師或當顧問。必須老實說,我必須要持續學習和練習,讓自己具備講師和顧問的能力。

不過我內心想做的,應該是一個知識型產品才對。累積這麼多年互聯網平台的經驗,不利用這些經驗去打造一個好產品,不是太可惜了嗎?

我自己想像中,接下來的生涯發展,應該會像「生涯發展飛輪的三大硬核」這張圖一樣

生涯發展飛輪:翻轉教育、分享賦能、自我實現,傳遞知識、影㛺力、改變教育、國際人才、產業升級、幸福社會。
生涯發展飛輪:翻轉教育、分享賦能、自我實現,傳遞知識、影㛺力、改變教育、國際人才、產業升級、幸福社會。

重點其實是在左下角的「翻轉」,科技指的就是打造一個知識型產品,社群指的是經營自主運轉的學習型社群,運營則是以用戶為中心來改變行為,讓所有用戶最後都成為自主學習型的用戶。

透過做著翻轉教育這件事,過程中會累積許多不同的人脈、經驗、知識,而且這些資源全都都是愈分享,會愈多愈有能量的。相信這個能量可以同時加速知識型產品和學習型社群的實現。

不過最終,我個人其實在追求的是學院 Mentor 君婷的金句「先讓自己強大,然後才有選擇或者全拿的自由。」透過克服這個全新的挑戰,我希望能獲得更多選擇的自由,證明自己能做的事更多元更寬廣也更有深度。

為什麼我的答案是商業思維學院?

首先呼應到上面提的,一個知識型產品應該是以用戶為中心來展開,但中心的意思,並不是讓用戶按著原本的習慣去學習。而是透過系統機制、刻意運營、社群的力量,去讓用戶透過共同學習、交流討論的力量,而成為更好的學習者。

而我們可以看到圖片右側的年度重點目標,這邊在說明的就是學院的願景使命價值觀,不過目標一寫就寫到 2040 年去了,教育果然是百年大計。可是我認為要達成這些目標的過程,非常符合我想打造一個知識型產品和學習型社群的理念。

早在學院成立前 2 年, 2018 年初就跟著 gipi 在學習商業思維了,很幸運當時 ACCUPASS 也在快速成長,所以有非常多學以致用的機會,我透過我自身的實證,我確定教育可以改變人才,而人才能夠改變組織,組織的成長會去影響企業整體發展。

因為我相信學院正在用正確的方式,在實踐使命願景價值,所以我選擇商業思維學院這個答案。

我需要哪些協助?

  1. 異業合作夥伴
    我很喜歡 gipi 說過的一句話「今天就算我們做的服務都是知識型產品,我認為還是存在可以合作的空間。」
    所以只要你認同學院的願景,覺得學院的產品可以幫助你解決問題,或者對雙方都有好處,任何商務上的合作,都歡迎找我聊聊。

報名連結如下:https://bizthinking.com.tw/price/

最後仍要感謝這 6 年在 ACCUPASS 旅程中遇到的所有人事物,不論好的或壞的,好的我點滴在心頭,壞的我謝謝你們不斷鞭策著我,讓我變得更強大。

我們一起度過人類史上最糟的 2020 年,祝福所有人 2021 年都能平安健康、順心如意!

#聽得懂學得會用得上的商業思維
#一年時間一起變強
#商業思維學院
#bizthinker

嗨!我是迪哥!社群x科技x活動人! 從產品經理到營運副總,8年的互聯網旅程持續進行中。 專長是商務開發、商業簡報、產品策略與運營! 在這會分享我在產品經理職涯,一路上的心得和收穫! 喜歡我的文章,不要忘了追蹤我的 Medium 哦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